• 2010-07-22

    又老了我 - [咸言碎语]

    Tag:

    看到去年写下的文字,再次发觉自己曾经那么幼稚好笑

    想起十几年前的梦时,却全然没有想要嘲笑的感觉

    几岁,十几岁,二十几岁,梦境一样的没有逻辑一样的无厘头

    被蛇追的恐惧还是一样,与朋友分别的悲伤还是一样,中彩票时的欣喜还是一样

    不论我是成熟还是幼稚,是孩子还是青年,是只有玩具作陪还是热恋,梦没有一点受此影响

    它对于我,竟完全公平

    而又不离不弃

  • 2010-07-22

    西界 - [打包记忆]

    Tag:

    在我的某博上找到的

    鱼儿忘记了吐泡泡,静静的看着倒影,扭着身子,幻想同飞鸟一起飞
    天是蓝色的
    水也是蓝色的
    柔柔绿绿的水草,是水里的云
    而鱼,是水里的鸟
    水是冷的
    那么天空呢?
    鸟飞翔的姿势很好看,那些柔软的鳞甲里,一定会是很温暖,很温暖的吧
    鱼这样想着。
    每天,鱼都同鸟一起飞
    鸟儿不知道。
    鱼朝着鸟儿的方向游啊游,终于,他们在小岛相遇。
    鸟悠闲的踱着步子,像是华贵的骑士,它长长的脖子弯成一个优雅的弧度,阳光落在它红色的嘴角,镀上一层漂亮的金色,折回来的光子跳进它的眼睛,瞬间点亮整个水底的天空
    鱼的唇角,弯起同样的弧,彩色的泡泡从里面飘出来,幸福的上升,破碎,迎接着鸟儿身上落下的光华。
    可惜,鸟看不到
    鸟那温柔的眼波中,只有它身旁的伴侣,玲珑,温柔,它才是真正点亮它的太阳
    鱼的心,被自己的刺刺到,好痛。
    还好鱼的记忆只有7秒,很快,鱼又快乐的吐着泡泡转圈圈,只是,连痛一并忘记的鱼并没有忘记同鸟一起飞翔。
    有一天,鱼看到鸟儿对它笑了,庆幸没有眼睑,可以就这样子睁大眼睛看着鸟,激动的忘记甩尾。
    鱼的秘密,鸟是否有发现?
    咚咚咚,鱼听到小小心脏撞击胸口的声音
    可是鸟什么都没说,吻了吻爱侣的额头,走开了
    只是,鸟出现在鱼视线中的次数,更频繁了
    鱼想要对鸟说什么
    可惜它不会鸟的语言,而鸟,亦是不懂鱼的话语
    它们只是静静的对视着,安静的如同岸边的树,水里的草
    鸟的身边,不再有那温软的身影,可鱼在它的额角,总能看到那个炙热的吻。
    晃着身子,鱼偷偷的吻了吻挂着那只吻的额角,水波荡漾,原来的吻对着鱼轻巧的笑

    花还不曾落下,叶还不及繁枝,天边飞来了那只吻的主人
    一双鸟儿,又唱又跳的相互拥抱,落下的羽毛遮住了鱼的眼睛,还有它的痛。
    它是她的骑士,而它不是它的公主……
    同是蓝色的天空,却不能容忍同样的飞行,鱼和鸟之间,隔着的,不只是一片晶透的清凉
    清晨,空气中满是新鲜的泥土气息,风起花落,是起飞的日子
    水面上,鸟儿张开的翅膀将鱼紧紧地抱着。
    泪水,就这样子温热了这片水域
    7秒钟已过,鱼摇着尾巴,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游去
    只是当天空有白色的影子划过时,总有两颗温润的珠儿,从鱼的眼角开始,飞翔

    林俊杰 - 西界 词:林秋离 曲:林俊杰 专辑:西界
    阳光越过窗沿 我在阴影里面 才过正午13点 就漆黑一片 没有人看得见 我心深处的阴暗面 只能眺望东边 你的世界太远 撑到想象的极限 幸福有多甜 可黑夜已吞噬我 就是拉不到你的手 因为我活在西边 只拥有半个白天 一到午后夜色就蔓延 虽然和你面对面 却看不到我的脸 感觉到你不安的视线 在西界的那一边 只能有半个白天 暗自祈祷上天的垂怜 在长夜的边缘 给我一丝光线 让你 能多看我一眼
     只能眺望东边 你的世界太远 撑到想象的极限 幸福有多甜 可黑夜已吞噬我 就是拉不到你的手 因为我活在西边 只拥有半个白天 一到午后夜色就蔓延 虽然和你面对面 却看不到我的脸 感觉到你不安的视线 在西界的那一边 只能有半个白天 暗自祈祷上天的垂怜 在长夜的边缘 给我一丝光线 让你 能多看我一眼 因为我活在西边 只拥有半个白天 一到午后夜色就蔓延 虽然和你面对面 看不到我的脸 感觉到你不安的视线 暗自祈祷上天的垂怜 在长夜的边缘 给我一丝光线 让你 能多看我一眼

    2009-04-28 22:08
    搜狐

     
  • 2010-07-21

    2010-07-21 15:48:48 - [梦呓]

    Tag:

    下课!

    抓起书包,追着死党R和Y跑出203教室

    穿过医院高大的拱门,沿着花坛径直向着夕阳的方向跑

    天边还有一丝光

    R无聊的翻着地摊上一本本的杂志,问我,你干嘛不把本子放书包里?

    这时才发现两手满满的我还有些东西忘在教室

    63号,18楼,快点,天要黑了,R对我说

    教学楼空的有些恐怖

    跑上2层,却出现3字头的门牌

    许是太慌张,下了一层,牌号却从1到2都有,好像是把原来的两层楼横切一刀然后竖着拼插起来

    的的确确不是积木

    终于找到教室,奇怪自己的东西正好端端的放在桌上,而天色居然回到里开始的模样。来不及多想,匆匆收好书包,R和Y还在等我呢

    (根据经验,很无耻的小调整了一下梦的方向,抹掉了中间的恐怖过程)

    撬开铁丝网,掠过游戏的同学,63栋,我来了

    但我如何也无法相信,这栋5层的楼有所谓18楼

    “电梯”有个声音对我说

    Y似乎对我说过,在电梯间,有两个管理员,同他们一起诚心默念XX岛(名字忘了),既可以到达第18层

    他们两个为什么会那么紧张,边念边流泪?

    电梯升起来了,三个字的咒语越念越快,我看到蓝色的巨浪变成粉红,赤裸的岛上长着一棵巨大的椰树

    叮,63栋18层

    R,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要援助的是这个世界呢?

    穿着白大褂的Y走过来,今天也许要很晚

    刚刚差点被困教学楼的恐惧在看到Y的瞬间崩溃,无数碎片叫嚣着向我砸来

    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可以找到出口

    Y像小时候那样握着我的手,说,别怕,我在

    这是怎样的世界啊?时空交叠却互不影响。温热的和冰冷的人共存,随时随地会出现的裂缝,却有着相同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PS:太平洋那边的青梅竹马,Y,你还好吗?

     

  • 2010-07-20

    恐怖 - [坨坨日记]

    Tag:

    黑色的根茎滋出粘稠的汁液,穿过大朵血色的花,啃噬着脚下每一寸土地

    植物爬过的地方,原有风物瞬间化为乌有,仿佛一切本是如此

    没有声音,没有风,没有云

    S小姐站在月亮下面,看着无数黑色的红色的利齿无限温柔的靠近,娇嫩的花蕊一寸寸吻过她同样娇嫩的肌肤

    动弹不得,看着自己一点点失去皮肤,血管,肌肉,白骨,化成黑色的浓浆,尖叫在S小姐的喉尖爆发,生生将生命抽离

    “啊——”

    还好,只是个梦

    按掉闹钟,S小姐在凌晨四点醒来,前往校外的车站

    一路上,向下的楼梯在眼睛里上升盘旋,腐烂的苹果在鼻孔里播撒魅惑的香味,绿色眼睛的猫在耳朵里发出雏鸟的叫声

    而舍友,宿管,蹬三轮的小贩,收垃圾的老伯,在她想要靠近的时候一一喷出黑色的液体变成梦里的植物

    闭上眼,S小姐在薄雾里拼命奔跑,直到重重地撞到一个坚实的物体

    惨淡的灯光下,S小姐紧紧拥着爱人,让熟悉的体温流进血管驱散恐惧连同初冬的寒意

    “快跑”

    男人没有动

    唇边漾起一朵血色的笑意

    按掉闹钟,S小姐在凌晨四点再次醒来在梦里,前往校外的车站

     

    相信本身就是很值得相信的事呢

    坨坨一脸哀怨的看着我

    一只以梦为食的外星猫?看来我还是选择相信吧

  • 2010-07-20

    狐子 - [梦呓]

    Tag:

    人长着狐狸的尾巴

    在落瓦的屋顶,散漫走过

    宽松的长袍下,微微隆起的小腹赋予她别样的神采

    “有六个呢”男人紧握着她的手,并肩走着,趁这个小镇醒来之前

    因为新生命即将诞生,此时的她不过是个极普通的美妇人,被即将出世的小家伙折磨的面色苍白手脚浮肿。

    轻飘的身躯之后,粗大的尾巴撑起衣襟,一如中世纪的欧洲贵妇

    迎面,突然出现许多拿着长矛的男男女女

    还是被发现了

    他握痛了她的手

    她定定的看着前方,街道的尽头柠檬色的光

    那里,是狐界迎接新生命的圣地

    她没有看他,一把推开,飞身扑了上去

     不论在梦里还是现实,先爱上的总是悲剧。然相信爱情,本就是件幸福的事情

  • 2010-07-18

    世间最热闹的色彩 - [坨坨日记]

    Tag:

    月光下猎物的气息爬过窗缝在坨坨37度上扬的唇角一遍遍画着它耳际的轮廓

    远方,紫色的蜗牛爬过黄土混合干草搭起的泥墙。屋内炉火点点,细若指尖的枝条哼着婴儿的歌谣

    老人坐在火的眼睛里,火站在老人的瞳孔里燃烧

    火光飞溅的地方,开出大朵大朵红色的花,饱含了夕阳落下时所有的颜色。花开的背后,叶片层层叠叠出浅海深深浅浅的蓝

    老人慢慢站起,长成一棵树。粗糙的木质拐杖攀在他的身上一同向上生长,穿破屋顶飞出凤凰

    所过之处,大把大把的颜色洒下来,落地生根

    “一个没有眼睛的流浪汉”

    坨坨呓语

    此时,世间最热闹的色彩,正在盲人的梦里安睡

     

  • 2010-07-16

    人鱼的孩子 - [咸言碎语]

    Tag:

    的小城也在下雨

    S镇浓重的聚在一起讨论云天长达3天的战争

    3天,72,一口气那么多的雨水,千里之上有着怎么的呢?

    啪啪啪

    橡胶拖鞋轧过一个个水洼

    M仰起脑袋,心里偷偷数着老人稀疏的白头发

    “我活了70年,还没见过这么大这么久的雨,造孽呦”

    M不知道造孽是什么,她活了11年,也不曾见过

    河岸的房屋只剩下血的烟

    岸边的人们并不知道,在被淹没的杨树林正躺着一个婴儿

    “也许,它有着人鱼的尾巴。”

    多年后,M这样回忆

    洪水退去,螃蟹,虾米,乱跳无章的鱼,黑色红色的塑料袋,孩子光着的脚丫,各种形状的泥巴。柏油路上,还有三个神情凝重的孩子

    那年,我们加起来刚好28岁

    麦田与河床相交的地方,他们找到了那个孩子

    猩红色的棉被露出沾满污泥的棉絮,夹杂着杨树的刺

    河床的另一边,大只的乌鸦飞起又落下,嗡嗡的苍蝇围着小小的尸体party

    “它是因为生病才被丢掉吗?”

    “会不会长着人鱼的尾巴?”

    嘎,乌鸦兴奋的叫声停住了孩子伸出去的手

    “也许,它有两个脑袋,本来应该是双胞胎的长在了一起”

    “如果因为生病被丢掉,我们会不会被传染死掉啊?”

    正在挖土的孩子们沉默了,不再说话

    “那天,我们一直挖到树根,把它放在里面,让树根一直抱着它”

    M转身看向窗外,雨停了,我看到11岁的M赤脚走来

  • 2010-07-15

    牙膏牙膏牙膏 - [搞森么飞机]

    Tag:

    牙膏该换赠品了

    弄个笑脸球零钱包,大齿拉链做嘴巴,拉链头用迷你牙膏

    里面设个小机关

    经常玩玩拉链,给它刷牙

    当球球脏掉,拉链牙齿依旧闪亮

    嘿嘿。总结经验教训,在被出街之前,立此存证,哇哈哈

  • 2010-07-15

    五个梦 - [梦呓]

    Tag:

    冰请的12只大包最终还有3个没有吃完

    L先生第八次抱怨女友的地下实验室信号太差

    苞米状纯白丛生的巨大香水百合

    味道依旧清新

    头尾倒置的救护车

    车里圆盆状的巨大培养皿

    圆润透明的婴儿裹着一层薄膜坐在里面

    M左手按着小腹,心跳通过指尖

    还有一个啊

    体育课上,我们分成两队各3排站在体育场的台阶上

    夏天,台阶的前端螺旋花纹略带锈蚀的钢筋

    中间大片水藻色诡异的冰块

    右,左,跳

    7月14日凌晨起,五个梦

  • 2010-07-14

    夏娃没有拿到苹果 - [坨坨日记]

    Tag:

    1986年冬至的三天前,猫丢了一根肋骨

    二十多年后,一只短腿方头的猫趾高气扬的向我发令

    带我回家

    我叫坨坨,来自C星系A星球的T区

    是二十四年前当然弄丢的肋骨

    肋骨?外星夏娃吗?

    于是苹果树上,坨坨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向我证明我脑袋里正关着大祭司的肋骨也就是它

    在A星,只要努力冥想,就会成为真的

    比如想要吃鱼,就努力去想鱼的样子,它鳞片的形状,呼吸时圆腮翕动的频率,跃出水面的姿势,舌尖碰到时冰凉滑腻的触感,于是,就有了鱼

    比如,监控我的想象,努力去想我想象中猫的样子,于是,它就出生了

    可以变只苹果给我吗?就像树上的这些

    坨坨抱起肥乎乎的肚子冥想起来

    一刻钟后,夏娃没有拿到苹果

    那么,我的脑袋里真的关过一只猫吗?

    还是,我才是那根外星肋骨,冥想出了一只猫?